范焘 指挥教师

国家一级指挥,中国广播电影交响乐团常任指挥。范焘指挥技术娴熟,充满激情富有张力,是一位才华横溢的杰出指挥家。2000年,他在芬兰荣获了西贝柳斯国际指挥大赛评委会特别奖,并授予西贝柳斯家族基金,随后师从指挥大师萨洛宁先生。2001年获全额奖学金赴美国深造,师从著名指挥家,教育家菲利普.斯博先生。


范焘先生同众多著名的交响乐团都有愉快的合作,足迹遍布亚洲,美洲和欧洲及大洋洲,活跃在世界的指挥舞台上。他出色的指挥过芬兰国家广播乐团,赫尔辛基爱乐乐团,德国法兰克福国立交响乐团,布宜诺斯艾利斯爱乐乐团,哥伦比亚国家爱乐乐团,土耳其安塔里亚交响乐团,捷克雅纳切克爱乐乐团,塔比利斯交响乐团,美国奥柏林交响乐团,南亚利桑那交响乐团,约翰.霍普金斯交响乐团,澳大利亚威勒碧交响乐团,巴西音乐节管弦乐团等众多乐团。范焘还录制了大量的CD唱片,包括与中国爱乐乐团录制的《音乐之门》,中国广播民乐团录制的《四大名著》、《黄河》、《梁祝》。2007年获得亚洲十大发烧唱片榜年度最佳唱片和最佳指挥奖,2008年获得了亚洲十大发烧唱片最佳策划奖的殊荣。


曾受邀担任美国第十三届奥柏林国际钢琴比赛决赛及克里夫兰库博国际小提琴比赛决赛评委。




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聆听范焘




提供丰富的公共课程以供学生选择;帮助学生建立立体、健全的音乐知识以支持学生未来更好的发展是中音鼎石音乐课程体系的重要方面之一。指挥公共课在中音鼎石不是选修课而是必修课,并且是由范焘老师亲自授课。


柴亮老师在他的专访里面也提到过。“我认为指挥都应该早一点学。不是要你做指挥家,但是你要知道音乐是怎么‘走’!”




走进课堂


走进指挥公共课的课堂,你会发现跟想象中的指挥课可能有所不同。除了丰富的知识,范焘老师的授课方式更多的是结合实际上台的经验,不是按部就班,按图索骥的去讲解什么是指挥,而是基于现实中的案例,激发学生自己去思考,结合范焘老师自己的指挥中外乐团的经历和与乐团成员的故事,深入浅出的为同学们揭秘指挥背后的庞大的知识体系的细节与给学生最实用及直接的反馈与教导。


“我也努力的让他们在现实中参加一些乐团。每参加一次乐团都有很大感触。因为我是这么长大的,当时每次演出到现在我都记忆深刻。”范焘老师说。




“王晓华,你知道上次音乐会上我给你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么?”范焘老师一脸不那么严肃的说。“啊!老师您看我了么?”王晓华在校的三年里跟范焘老师同台过很多次,明明知道却装作迷茫的故作调皮的回答。一同演出的同学帮他圆场的说“他没敢看您都!”“我有那么可怕么!”范焘老师一脸和蔼笑着看着王晓华。“说过很多次了,跟着我的呼吸,感受,别只盯着谱!” 王晓华笑着腼腆的点点头,露出他标志性的大大的酒窝。




用“欢声笑语”“全神贯注”来形容范焘老师的指挥课一点不为过。这些学习音乐多年的处于叛逆期后期的学生,个性张扬,能够让他们真心折服与跟随的不是严厉强压的教学方式,而是在和蔼中透漏出权威,润物细无声的教诲中让他们懂得如何接受和寻找深入了解这个庞大的音乐世界的方式。




正如有人说:“指挥大师们对乐团的驾驭有绝对权威。有些人甚至采用某种近乎恐怖的手段; 有些人则是靠魅力与说服力。而一些著名的大师则是自身建立起一种令人肃然尊崇的敬畏, 以其无匹的专业素养及对作品的深刻洞察力来感染团员。”



范焘老师在彩排的时候非常严苛,但是在演出中如果你犯错了,他也会给你一个鼓励谅解的眼神,演出后会单独找你聊”在一次彩排中郝欣同学分享给第一次跟范焘老师乐团一起彩排的王雪阳同学,“不过,你不要没有压力,找你聊的时候你就知道了”郝欣同学一脸神秘的又补充道。





*中央音乐学院鼎石实验学校大师系列专访-指挥


范焘:指挥专业在大学才有甚至是研究生才有,指挥公共课更多的是希望学生跟其他的学生有所不同,通过了解指挥,对自己的专业有更好的了解然后更好的去练琴。不是每一个学音乐同学都可以成为独奏家,成为朗朗成为帕尔曼。更多的还是要在乐团里。更早的让他们知道一下,未来如何练琴。第二要多了解作品,对自己的专业有另外的提升。




在学习中,主要在于如何知道音乐要表达的内涵。比如说20世纪的音乐,19世纪,18世纪,巴洛克时期表达的方式什么?因为我们学生处的时代距离巴洛克时期很遥远。年轻的孩子们更多的是知道一些现代社会的游戏呀,电脑呀这些快餐式文化充斥的越来越多,很多过去的的这些宗教呀等都是从哪里来,需要让学生知道一下。我和柴亮老师有一个共同的想法就是说,我们首先都在国外留学的时候遇到了很多困难,浪费很多时间。我们希望将我们在国外遇到的一些我们没学到的,希望通过鼎石通过我们让学生学习一下。所有的这些上课、考试、课堂练习目的都只有一个:对自己的专业有更多的认识。




现实也是,不可能一个人把所有的音乐海洋都了解一遍。学生毕竟还小,除了自己专业以外没有更多的了解其他专业。所以相对来讲就多一些,要熟悉更多门类,各个派别,各个器乐,好多经典作品都要了解。我也努力的让他们在现实中参加一些乐团。每参加一次乐团都有很大感触。因为我是这么长大的,当时每次演出到现在我都记忆深刻。现在每年的演出我都不记得了。小的时候,每次演出都跟海绵一样,每一次演出都发现:音乐是这样的,音乐是那样的。所以小的时候给他更多的机会对成长是很重要的。


范焘

师从著名指挥家及教育家黄晓同先生。自1995年任中国广播电影交响乐团常任指挥。范焘的指挥细腻,技术娴熟,充满激情并富有张力。2000年5月,他被邀请参加芬兰第二届西贝柳斯国际指挥比赛,荣获评委会特别奖,这是华人首次在此大赛中获奖。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首席和赫尔辛基爱乐首席评价他 “是一位控制乐队能力很强的出色职业指挥家”。2000年比赛获奖后,范焘被授予了西贝柳斯家族基金,随后师从萨洛宁先生提高指挥艺。2001年,范焘获得全额奖学金赴美深造指挥,师从著名指挥教育家菲利普先生。


2003年,他受邀在第十一届佛罗里达现代音乐节中指挥了美国当代著名作曲家的一系列极具特色的现代作品。其中部分作品为世界首演,作曲家全部亲临演出现场。


2006年,东盟国际组织邀请范焘在世界古迹吴哥窟前执棒由东盟十一国音乐家组成的交响音乐会。2007年七月,他还受邀担任美国第十三届奥柏林国际钢琴比赛决赛的评委。范焘以对音乐至情至深的感悟,引领着优秀的职业交响乐团。他执棒与中国爱乐乐团录制出《音乐之门》、中国广播民乐团《四大名著》、《黄河》、《梁祝》等一系列经典唱片中首首动听难忘的旋律,为他嬴来了2007年十大发烧唱片榜年度最佳指挥奖的殊荣。